If forgiveness is my only function in here. Then, asking to perceive differently is the decision I can make. I am free to make this decision.

Today, I saw a person who habitually do verbal assault to people around him. I recognized a feeling of angry arises in me, so I asked to perceive this person differently immediately, then I remember if there is no love, it must a call for love. My perception has shifted at that moment.

I am not agree his behavior towards everyone around him, I also consider to ask him stop his behavior in politely way. However, no matter which action I am going to take, it’s based on I recognize he is calling for love, I am sure I am be in peace and take action. so I won’t defense myself and attack back.

--

--

Be vigilant
Aware chatter in mind clearly
I see what I desire to see

持續地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警覺的練習,過往我習以為常的思緒又再次的占據,有評斷他人、有過去的記憶、有想像的未來和對當下的抗拒,還有對自己的攻擊,我的理解是死亡是小我用來證明自己為真的最後手段,說服我認同於這些思緒等同於我,於是死亡的威脅、誘惑總是夾雜在其中。

最近,我在工作過程中,問了說,這些就是小我持續撥放給我看的內容嗎?製造擔憂、恐懼、攻擊、防衛、執著於過往等,並從這些視角看我週遭的世界,投射到外在的世界,再讓小我說服說,這個世界就是如此?在問出這番話的一瞬間,我好似很肯定我沒有想要再看見同樣的世界。

這些重複撥放的思緒,變成了促使我更加警醒的工具。

--

--

這是我近期的每一日,最頻繁的練習,本來跟著365天的練習走,但是目前回過頭來,停留在這一個。

我目前理解和體悟的警覺(覺知),是警覺內心川流不息的思緒,是從與思緒認同,認做為「我」,逐漸覺知到所有思緒中的其中一個念頭,看著這一個念頭經過,再到覺知第二個、第三個念頭,逐漸的,會在與「思緒認同做為我」的習慣,和「保持警醒,覺知每一個心念」中往返。慢慢地往保持警醒的方向走。

我認知到我必須專注在警醒的練習,是因為在工作的場域中,我不只要警覺自己的思緒,我還要面對其他人的,保持警醒,是我將平安做為目標、做為準則,而為自己所思所想負責的基礎,因為,若我沒有覺知到內心的思緒、感受,我將很可能做出反應式的回應,認同於內心對他人的批判、評斷,進而做出攻擊或是防衛,這就是內心的投射。警覺是為了覺知我內心當中的批判、評斷和攻擊,在藉由情境誘發的時刻,練習選擇看的不同,試著問說,我可以如何看的不同?先讓自己靜下心來,收回內心的投射,若我真的以平安做為目標,我會願意選擇看的不同,因為藉由情境誘發的批判、評斷或是攻擊,已經將我帶離了平安。

在任何場域當中,誘發我想要攻擊、評斷或防衛的人們,是促使我意識到現階段,我必須在保持警醒上專注的練習,因為他人的評斷、攻擊,對我還是有誘惑力,我還是想要合理化攻擊回去才是保護自己,我也很容易在受到誘惑時,懷疑是否繼續將平安做為準則,然而,到目前為止,我還沒有更動過將平安做為準則的目標,反而更加的肯定要繼續練習。現階段的體悟是,我可以不必用攻擊回去的方式來表達自己,反而,可以在警覺到與我溝通的對象已不在平安當中,保持警醒並做出回應,每一次我都不知道結果會如何,也會有不想去應對的時候,因為我也已經受到他人的影響,可以的話,我會盡力先守住內心的平安,再做出回應,將結果交託,不論是否如我所願,我知道我還在平安中。

我目前使用的方法會像是這樣,在出門之前,我先確認目標是什麼,我是否願意選擇平安做為今天的準則?

一日當中,並不會時刻都有受到他人影響的時刻,所以,我會在一般狀況下練習覺知,像是通勤、走路、吃飯、上廁所等,即便我與思緒認同也沒有關係,當我意識到我剛才是在與思緒認同,我就回到了覺知當中,再繼續練習,這中間沒有任何對自己的批判、貶低、愧疚等。一般狀況下的練習,會有助於應對他人也涉入的情況,尤其是他人尋求衝突的狀況。

可能會在一天結束後,根據當天的事件做回顧,了解我當時是怎麼回應的,或是先記錄下來,周末再一次回顧。不論我是否有做到,這當中都沒有對自己的評斷,我只需要下一次再試一次就可以(try again)。

--

--

Eve

Eve

在此分享我理解的奇蹟課程,知見上的轉變以及如何實踐並面對每日的人、事、物